郎咸平谈区块链:技术无罪,罪的是人性的贪婪

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

权威在我们生活中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信任,比如说大家信任腾讯,微信,阿里巴巴,所以把钱放在了微信里,支付宝里,得到了一串数字。要想把真金白银变成数字,这需要极大的信任。比如说我们爷爷那一辈,就基本上不敢把钱放到银行里变成数字,他们宁愿把钱放在田间地头,枕头底下,门头缝里。我们的爸爸妈妈这一辈,不敢把钱放到微信里换成数字,他们可能只愿意要现金或者放银行。到了我们这一代,我们也有不敢把钱换成数字的渠道,比如说数字货币???

早前,郎咸平教授曾在电视节目里三次谈过比特币,分别如下:

2014年,《财经郎眼:比特币真相》,

2016年,《财经郎眼:五问比特币》,

2017年,《财经郎眼:比特币热的冷思考》

郎咸平教授因2014年在电视节目里与比特币中国CEO争论比特币说出“你给我比特币我是不会要的”而令币圈玩家印象深刻,并为币圈大佬扑克牌中的方块2。

昨日“财经郎眼”再次聚焦目前红透半边天的区块链,探究“区块链是馅饼还是陷阱“。

郎咸平:今年2月26号,人民日报用了一整版讨论区块链,人命日报的态度是非常中立的,为什么?区块链本身是个技术活,他没有对错的问题,那我们担心什么呢?假借区块链之名,行金融诈骗之实,这是我们要防止的,目前政府也已经在这么做了。1.央行的专家给的数据,区块链本身技术无罪,目前中国99%的虚拟货币都是利用区块链的概念来进行诈骗,真正正儿八经的项目不到1%。大部分都是恶意炒作,拉高走人。2.交易非常慢,成本非常高,举个例子,用区块链去星巴克买杯咖啡,买杯咖啡需要耗费20美元的电费,什么时候到账呢?需要一个小时!用现金多少呢?15秒,支付宝微信呢?1秒,慢了整整3600秒!3.没有中心什么意思?代表没人负责!有些人被骗了,怎么办呢?报警!但是南京法院前段时间刚刚判了一个:虚拟货币是不合法物,不受法律保护。一旦出了问题,没人为你解决。

但是区块链有没有好处呢?当然有!有一些非常公益的事情比如说食品安全,区块链太好了,不可篡改,因而你买的牛奶来自那只牛奶,谁挤的奶,谁运的奶都被记录在案这就避免了像是三聚氰胺这类的事件。所以,区块链本身是一种技术,技术无对错,但是以区块链的名义去实行金融诈骗的话,包括很多虚拟货币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。

互联网时代,我们还没太懂互联网,移动互联网来了,移动互联网还没太懂呢,人工智能来了,人工智能还没研究好呢,区块链又来了。我们似乎一直在追赶着风口,却又追不上风口。现在互联网又貌似被区块链搞分裂了,变成“古典互联网“和拥抱区块链的“新生互联网”。

李光斗vs 郎咸平:虚拟货币(比特币)有价格,无价值?

李光斗:我觉得区块链,链和币都是有价值的。郎教授以前在节目中说别人送我比特币我是不要的。那我觉得如果你们谁送我比特币,我是会要的。我们说币是币,链是链,但其实是连在一块的,我们讲整个新技术有币圈,玩币的,ICO有人说99%的都是骗局,这个我同意郎教授的观点。但是链圈是玩技术的,还有人是玩投资的,还有人玩挖矿的,最后我们讲玩应用的。19世纪旧金山的淘金热,淘金的人来说很多人挖了几十年还没挖到一个金块,但是旧金山最后成为了世界的硅谷,为什么?买牛仔裤的发财了,买矿泉水的发财了,所以我觉得区块链会改变世界的经济形态。

郎咸平:这个是我没有要否认的,但是我觉得币和链要分开讲。近日,委内瑞拉政府发了个石油币,60美金一个,但不能直接兑换石油,但可以兑换公共服务,交税等,到了二级市场,1美金。因此你要想到,政府用区块链搞的币,如果你没有这个信用的话,你还是不行,万一委内瑞拉政府说不能购买公众服务了,怎么办?那就不值钱呢?用区块链发行币,可以,但是为什么不值钱呢?因为大家知道怎么回事,换句话说,币也没罪,链也没罪问题是国外政府发行石油币都玩不转,你说这个价值到底在哪里?

李光斗:好,那我们就讲讲。小时候,老师讲过什么叫纸币,纸币是国家发行的,强制使用的财富符号,你们知道纸币发行到第几套了么?是第五套。我昨天在广州的麦当劳,拿了10块钱的硬币可以花嘛?麦当劳的小姑娘白了我一眼,说10块钱的硬币,给我我也不会收的。现场有没有我这个硬币,有很多人。因为这个在市场上很紧俏,可能可以炒到100块钱。为什么?这是狗年的10块硬币。我们举个通俗的例子:我们4个人在打麻将,每赢一局就给你一张扑克牌,你要不要?如果我们四个人产生这样的共识和信任,这张扑克牌我们是会要的。那么在临走的时候,我可以赢来的扑克牌换成钱,所以这个叫token,代币。所以如果这个麻将局足够大,那么我觉得这个代币就有意义。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追捧?其实这个可以看出目前的人在社会中的地位,像郎教授这样地位越高的人,对比特币一定会抵触的。什么原因呢?年轻人说你们把成本是几千块的房子,弄成10几万一平米,我们要想翻身,只好把数字也弄成10几万卖给你。比特币让所有人都变得更强大,当然也让坏人更强大,但我相信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我们会防范这个风险。我以前我们IPO,现在我们告诉你这个公司在成立的那一天就已经上市了。加入我们说朗教授的余生值10个亿,我把10亿给你,我们发行你的时间,这也是一种时间货币,以后货币不止数字货币还会有时间货币,信任货币等等。

郎咸平:比特币,你千万不要说是有10亿价值啊什么的,这个叫做期权,完全是两回事。所以他所有的价值在于期权的价值,这跟虚拟货币是不同的。因此不要说买了我的时间或者别人的时间,把未来的钱可以现在兑现,不是的,这不是虚拟货币,这是期权。

我为什么跟大家讲石油币,他是区块链技术发行的,政府发行的,这不是对错的问题,问题是很多人利用区块链的概念,从事非法集资,套现离场。还是这个意思:我们应该重视区块链技术,但要打击金融诈骗。

区块链会带来很多社会福利,但是我怕的是这种金融诈骗会让我们忽视了区块链的巨大利益。我相信这也是为什么人民日报发文的原因,技术是技术,没有对错,最怕的是人性的贪婪。

你觉得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